驰宏锌锗(600497.CN)

毛利率下滑90%净利降八成 华钰矿业500亿市值梦难圆

时间:20-07-21 08:23    来源:金融界

西藏华钰矿业股份有限公司(601020.SH,下称“华钰矿业”)的“市值500亿”何时梦圆?目前看遥遥无期。

该公司预计旗下的“塔铝金业”项目投产后,年处理矿石量将达到150万吨,年产锑精矿1.6万金属吨、金锭2.2金属吨。

然而这样的“盛况”总是停留在未来。在华钰矿业的宣传口径中,这一项目从原计划2019年开始盈利、年中投产,推迟到2019年年末投产。如今又要等到2020年6月以后,具体日期不明。

面对望眼欲穿的股民们,华钰矿业以项目受疫情、签证等外部因素影响来解释该项目的延迟,却丝毫不提及其资金已捉襟见肘的事实。

诱人“未来前景”刺激股价

从事有色金属勘探的华钰矿业于2016年上市,在其上市当年,股价就一路飙升至54元/股的高点,但此后却一泻千里。近两年以来,公司股价多徘徊在8元/股左右。

面对资本市场“用脚投票”,管理层坐不住了,今年上半年,其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目前公司可控锑金属量达到44万吨,占全球资源的23%。塔铝金业达产后,届时公司每年会有2.1万吨金属锑的供应量,将控制全球近15%锑金属供应量,对未来全球锑矿行业的定价权和决策权将会产生重要影响。”

公司能否对全球锑矿行业产生重要影响,还有待时间来证明;但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如果股价再这样阴跌下去,华钰矿业可能会遭遇平仓、乃至实控权不稳等危机。

Wind数据显示,公司控股股东质押比达到99.9%,西部资源质押比99.88%,博实创业质押比76%,三名股东合计质押股数3.13亿股,占总股本的近60%。

有着诱人的“未来前景”刺激,叠加大势和有色金属板块暴涨,华钰矿业在二级市场沉寂已久之后,终于开始活跃。7月1日至14日,该公司股价涨幅超50%,市值也从不到50亿元上涨至超60亿元。

毛利率由超60%下滑至6%

尽管多次宣传2020年的盛况,华钰矿业却没能抵挡重要股东们的减持步伐。

华钰矿业6月16日公告,公司第四股东海通资管累计减持股份525.92万股,持股已降至5%以下。根据相关规定,这名股东不再需要披露后续变动。市场猜测,股价暴涨期间,海通资管可能继续减持甚至或已清仓。

除此之外,二股东、三股东也在套现。4月28日,公司股东青海西部资源、西藏博实宣布,拟减持不超过520万股、603万股。

股东们减持无可厚非。继2018年出现增收不增利之后,2019年公司在营收同比增32.7%至15.2亿元的背景下,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4%至1.25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同比增875%至7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87%至24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公司792万元研发投入中,有83%资本化处理,而若将其全部费用化,净利润下滑程度将更严重。

《投资者网》研究发现,华钰矿业之所以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主因是金属产成品业务营收占比大幅上升,该业务毛利率仅0.33%。公司销售毛利率因此被稀释,从2016年的67%一路下滑,今年一季度为5.8%。

2019年,金属产成品业务风头俨然盖过了主营业务,营收从前一年的3.23亿元增加到8.74亿元,在营收中占比增加到近六成,而在2018年其占比还不到三成。

与之相对应的是,有色金属采选业务营收同比下滑22%至6.4亿元,在营收中占比约四成。“主要原因为有色金属价格下跌尤其是锌精矿降幅较大,期初存货较上年降低导致销售量减少”。

有色金属价格下跌所言非虚,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在行业中却不多见。

Wind数据统计,金属非金属92家公司中,有59家2019年实现同比增长,其中净利润增速超50%的占比近三成。主营业务同样为锌金属的锌业股份、罗平锌电、驰宏锌锗(600497),净利润增幅分别为282%、109%、25%。

“500亿市值”梦想仍远

与业绩下滑一并而来的,是资金链问题。

据公司2020年一季报,公司一年内到期的借款达到5亿元,同期货币资金仅2223万元;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分别为0.51倍、0.45倍,远低于2与1的正常值。

时间回溯至2017年,公司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均高于2倍,彼时公司耗资7000万美元并购了“塔铝金业”项目。次年,公司便出现了流动性压力、增收不增利、毛利率下滑等一系列问题。

不堪重负的不仅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道衡投资也自顾不暇。据企查查数据,华钰矿业关联风险达到81条,其中因控股股东未履行义务今年被法院强制执行两次。

原第四大股东海通资管多次起诉控股股东,起诉缘由为证券回购合同纠纷、物权确认纠纷,目前已有两起诉讼有了判决结果,分别为查封、扣押、冻结道衡投资名下价值5.39亿元的财产,解除对道衡投资所持有的493.4万股华钰矿业的财产保全措施。

但尽管危机层出不穷,华钰矿业仍在给股民“画饼”。

“到2020年末,公司将具备优质矿种、中型以上资源储量的矿业权5个以上。届时,华钰公司年产值按不变价计算将达25亿元,跨入区内大型矿业企业的行列。计划在2020年控制资源量1000万金属吨,市值达到500亿元,实现利税20亿元。”华钰矿业在官网中如此自我介绍。

投产的前提是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目前公司维持正常经营尚且困难,遑论支撑后续的工程。但华钰矿业不得不这样宣传,或许因为股市是其为数不多的求助路径。

华钰矿业5月11日公告,拟定向发行不超过1.5亿股,募资金额不超过6.80亿元,将用于康桥奇多金属矿采选工程、偿还银行贷款,分别拟投入募集资金4.9亿元、1.9亿元。

以此计算,定增发行价为4.53元/股,而公司今年股价多在8元/股左右浮动。

近期公司股价在二级市场“久旱逢甘霖”,一路节节上升。然而,在交易所的督促下,华钰矿业不得不发布风险提示公告,主动浇灭这场狂欢。

“经公司自查,未发现对股票交易价格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需要澄清或回应的媒体报道、市场传闻及市场热点概念事项。”7月9日,华钰矿业发布了对股票异常波动问询函的回复。

截至7月20日,公司股价报收12.61元/股,市值为66亿元,滚动市盈率仍超60倍。

《投资者网》近期就相关问题联系公司方面,但等待多日未获回复。